十面霾伏
2016-01-04 18:17:29
  • 0
  • 0
  • 9
  • 0

    灰霾绵延,遮天蔽日,这样的日子里,你最好像蟾蜍一样匿于室内。

    事实上,早在2011年秋,我就已忙着在窗子的外面又加一层窗子——不但隔音,且减少空气对流。这就是传说中的“环保双保险”。

    减少空气对流?不可想象。砖家们常声嘶力竭告诫我们要这样要那样,多开窗“通风”,然而今日我们却不得不门窗紧闭自强不吸,苦练“龟息神功”,我的同事们实验表明,尽管室内外空气长时间不对流便会浑浊不堪,但一旦开窗透气,那该死的“屁摸2.5”便将直线上升。

    因此,我们就像窒息的金鱼,在外面呼吸汽车浓烟和工业燃料造成的PM2.5,在家亦吐故纳故,消化自己臭不可闻的尾气。

    这样的天气,让户外运动已成奢求,当然你并不能否认确有勇士以有限的生命对抗不尽的雾霾,以几片稚嫩的肺叶甘做城市全自动吸尘器。有这样一则未加认证却摧人肺腑的故事:据说一位来自北欧爱立信总部的仁兄,到帝都之后仍每日坚持跑步绕三环一周,你猜如何?结果一年之后,这哥们英勇地挂掉。

    听完这个故事,你是否立马跪了,这简直是捉死的节奏!仰望天空,阴霾之中憋屈着多少不信邪的灵魂?

    我打算出品自己品牌的运动装备,还要在穿戴式移动互联产品有所发展(有意合作者速联),运动装是我的至爱,其舒适随身的特性以及高科技含量足令人不至蛋疼,不过未来的运动服装类除了更适合运动人体机能外,还要具备应对空气污染之类的防护作用,例如运动型防毒面具之类。

    而移动式互联可穿戴是电子产品趋势是将人最终彻底数据化,不仅记录你每一次心跳、血压、呼吸、脑电波,甚至是车震的兴奋高潮,还要根据你任何一次身体反应做出相应回馈,告诉你:亲,该吃这个药了,该吃那个药了,不要放弃治疗呦!

    人类势必最终将自己的每一细胞变作信息,大叫一声菠萝菠萝蜜,咻地发射到太空中去,最后在茫茫宇宙的某个角落,通过3D打印机再度将自己的尊容原封未动地打印出来,从而实现永生和跨时空穿越,那时的广告语也是:亲,只要打印机和信号在,你就能毫发无损滴起死回生。倘若能盗得子怡、冰冰或是奶声奶气柔若滑蛇的志玲姐姐的信号,在被窝内一按电钮,那简直是再鲜活无比不过的享受。

    这虽暂都属痴心妄想,不过如今这个时代,确有人不断实现真实梦想,比如——Under Armour的老板凯文·普朗克,他在读高中时曾是摔跤手和曲棍球球员,且擅长美式橄榄球,从华盛顿圣约翰学院高中毕业后,普朗克进入弗吉尼亚州福克尤宁市的福克联合军校,他希望自己能参加大的高校橄榄球赛,于是加入福克联合队,这个球队后来出了13名NFL球霸,其中最牛的是海斯曼杯得主埃迪·乔治。

    1995年的夏天,作为马里兰大学橄榄球队队长,凯文·普朗克突发奇想,希望有一种能吸汗,让运动员更干爽、更轻盈的T恤,这就是那伟大的“一个想法”。

    1996年,我们的普朗克从马里兰大学毕业并获工商管理学士学位,之后他便开始着手将理想变为现实,开始寻找最完美的材料:性能优越,完全合身,紧贴皮肤。

    普朗克的事业是从华盛顿乔治敦他姥姥家地下室开始,在对合成纤维面料的运动特性进行大量研究之后,他设计出首套Under Armour HeatGearT恤,并命名为#0037,这种霸气侧漏的T恤面料具有良好的排汗性能,即使在酷热的天气中也可以使运动员保持清爽、干燥和轻盈。

    新T恤诞生后,普朗克开始给以前的橄榄球队员联系,向他们提供样品,请他们帮忙宣传新产品,15年后普朗克运营的Under Armour公司有员工近6000人,其高性能产品销往全球,是世界各地赛场上运动员至爱。

    1997年,Under Armour推出ColdGear产品,这种神品可在严寒条件下保持运动员的温暖、干燥和轻盈,到1998年底,已壮大起来的他们搬出了地下室,搬进了巴尔的摩市的新总部,自此也有了宽敞的仓库。

    普朗克兄如今已获多个专业奖项,业内的影响力不断壮大,40多岁的他跻身福布斯“40岁及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CEO”第3名,财富杂志“40大40岁及40岁以下青年才俊”名单(综合考虑人物影响力、实力和未来潜力的排名名单)的第12名。

    过去几年,Under Armour在美国本土外也日渐壮大。通过与精英专业团队和运动员建立伙伴关系,在日本、欧洲、加拿大和拉美都有很大影响力。是滴,木有错,这就是那一个想法开始的。

    2013年2月,Under Armour的创新团队再次发布全新Armour39T恤,这是世界首套性能监测系统,一种用于评估和提高运动员状态的全新装备。啊哈,这不就是跟我的想法颇为异曲同工么?

    雾霾沉沉,在我的阁楼之上,储藏着这样一双妙不可言的跑鞋——它轻巧、减震、柔韧,舒适无比,为运动员提供了想象中的可能。这就是UA Spine技术造就的一双鞋。

    我抱着这双跑鞋,眼神忧郁地注视着窗外,试图用目光穿越重重雾霾,终究有一天,待风来时,只顾裸身穿了跑鞋,奔跑在通往乡间的公路上。


    张大捣,资深媒体人,专栏作家,欢迎约稿垂询,必当全力奉献,请发邮件至:highread@qq.com 或添加@@:28995605  微信:highread 并注明来意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